January 19, 2018, 01:08:50 PM *
Welcome, Guest. Please login or register.
Did you miss your activation email?

Login with username, password and session length
News: SMF - Just Installed!
 
   Home   Help Search Login Register  
Pages: [1]   Go Down
  Print  
Author Topic: 讓子彈飛向現實  (Read 3646 times)
dapengmingwang
Primus
Demi Precentor
*****

Karma: +13/-1
Singapore Singapore

Posts: 1,278


我終於知道曲終人散的寂寞 只有傷心人才有


View Profile WWW
« on: January 09, 2011, 12:09:27 AM »

(轉載自亞洲周刊)

讓子彈飛向現實
電影《讓子彈飛》充滿象徵和隱喻,而觀眾對其解讀不一,以下輯錄重要隱喻的各種解讀:

子彈: 一、姜文電影本身。姜文把自己比喻成槍,把自己的電影比喻成子彈,讓子彈飛一會,就是多思考一會,不急於表達思想。 二、革命或改革。讓子彈飛就是不管人家怎麼質疑,走自己的路再說。

鵝城: 一、中國版圖的縮影,因為鵝和雞差不多,但是用雞又太明顯,要做到電影台詞所說:「燈火闌珊,身在暗處」的效果,就用鵝城替代。 二、俄國的諧音,寓意俄國式的暴力革命。

康城: 一、communist的諧音,指共產主義方向,在沒有徹底掃除鵝城的惡勢力前是無法實現的。所以他們先去了「鵝城」。 二、小康之城。 三、法國戛納(另一譯名為康城),《讓子彈飛》也要飛進戛納影展。

黃四郎: 一、指代國民黨,黃四郎喜歡說話夾著兩句英語,與當年國民黨親美形象符合。 二、革命派蛻變而生的反對派,是革命果實的竊取者和濫用者。 三、革命後的「既得利益集團」,是腐化的當權派。

張麻子(張牧之): 一、指代共產黨。以公平為口號,帶領民眾打土豪、分田地,就是當年共產黨幹的。張麻子以「槍」來保障縣長權威,也與中國共產黨的「槍桿子出政權」吻合。 二、毛澤東的化身:一個致力於建立沒有人壓迫人、沒有人剝削人的新世界的革命者。革命後還要繼續革命,發動了文革。

湯師爺(馬邦德): 一、腐敗沒落的清政府。老湯是三人中最軟弱的一位,與清政府的特點吻合。 二、犬儒、投機的知識分子官僚,屁股決定腦袋,直到死前屁股與腦袋分離,腦袋才有自己的想法。 三、現實中的漸進改革派,不希望步子邁得太大。

黃府團練教頭武智沖: 暴力革命的象徵。

馬拉火車 : 一、馬列主義(「馬」拉「列」車)。 二、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。外表好像是馬在拉著中國跑,但內部已經資本主義化了。 三、經濟上猛進、政治上落後的中國模式。

黃四郎:「你們四個人,換我五代家業,不划算嗎?」 五代暗指:毛,鄧,江,胡,習。

張麻子:「我是想站著,還把錢掙了。」 一、諷喻當下中國電影界,無論多大牌的導演,都要跪著賺錢。 二、諷喻當下中國現實,向權力奴顏卑膝而賺錢。

此時此刻,恰如彼時彼刻。 一、黃四郎警告張麻子,曾經你們的革命失敗了,現在還會失敗。 二、隱喻現實社會,將觀眾拉回到現實語境下思考。

鴻門宴時,湯師爺勸酒時說:酒要一口一口地喝,路要一步一步走,步子邁得太大,會扯著蛋。 革命不能急於求成,改革要一步步來。

張麻子對黃四郎說:「沒有你,對我很重要。」 張麻子不要錢不要女人,要的是消滅不公平。

花姐舉槍的姿勢:一槍對著敵人,一槍對著自己的太陽穴。 一、革命者的批評與自我批評。 二、真正的革命者不但要消滅敵人,也要消滅自己心頭的私心雜念。


(廖晨琳)
Logged

我終於知道曲終人散的寂寞 只有傷心人才有...
Blog
dapengmingwang
Primus
Demi Precentor
*****

Karma: +13/-1
Singapore Singapore

Posts: 1,278


我終於知道曲終人散的寂寞 只有傷心人才有


View Profile WWW
« Reply #1 on: January 10, 2011, 12:09:35 AM »

轉載自亞洲週刊

邱立本:狂歡高潮後的空虛
讓子彈飛」現象眾聲喧嘩,各自解讀和各自滿足,但狂歡之後,誰來填補網絡高潮後的空虛?


藝術就是政治。沒有一個國家像中國那樣,會將文藝作品與現實政治如此緊密掛。只有在中國,才會出現最高領導人對藝術的高度關注,也將它作為政治鬥爭的工具。毛澤東說過:利用小說反黨,是一大發明。習近平的父親習仲勳,就因受小說《劉志丹》牽連而下台。電影《武訓傳》甫上映,就掀起了共和國開國之初的政治鬥爭,更不要說文革時期的八個樣板戲,成為政治的主旋律,主宰了人民的精神生活。

但到了二零一零年的歲暮,卻出現了逆向的政治與藝術掛的現象。這一次不再是「統治者」要用政治來操弄藝術,而是「被統治者」要用藝術來「玩弄」政治,也引爆了一場「政治索隱」的狂歡。

姜文最新的電影《讓子彈飛》才上映了不到兩週,就在中國網上掀起了驚天爭議。來自不同背景、不同價值觀的網民都搭上了子彈的便車,企圖開向自己的心靈軌道。在谷歌搜索「電影讓子彈飛」,共有兩千四百多萬條,用百度來搜索,也有兩千一百多萬條。網裏網外,他們借子彈的流行文化速度和力度,要拷問子彈到底飛向何方?要借此來「說事」,讓子彈飛向權力最敏感的地方。

也就是說,一部看似胡鬧的「賀歲片」,被賦予種種不可思議的現實政治涵義,作出讓人目瞪口呆的政治解讀。每一寸膠卷,都暗藏了玄機。中國的革命與繼續革命、「六四」的流血與平反、零八憲章與劉曉波、權貴資本與農民起義、上訪與拆遷的血腥
Logged

我終於知道曲終人散的寂寞 只有傷心人才有...
Blog
Pages: [1]   Go Up
  Print  
 
Jump to:  

Powered by MySQL Powered by PHP Powered by SMF 1.1.21 | SMF © 2011, Simple Machines
SMF Theme © Gaia
Valid XHTML 1.0! Valid CSS!